您的位置: 库尔勒信息网 > 美食

两次出庭敢面对现实一把手从旁听席走上被告

发布时间:2019-09-14 15:37:52

两次出庭敢面对现实 "一把手"从旁听席走上被告席

广西-南国早报 孙小娟 王克础 骆南华 通讯员 赵丽红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可随着《行政诉讼法》实施16年来,民告官案件不但增加了,而且告官的民、被告的官,都在这16年的法制进程中,打出了各自的滋味和心得。民告官,已成为官和民之间矛盾的减压阀,成了依法行政的助推器。  建设局长两次出庭应诉  与当事人当面交流可得到更多理解   在南宁市西乡塘区法院行政庭韦美云庭长的印象中,她上任以来只碰到过两起行政机关一把手出庭的案例,这两起案例的被告都是西乡塘区建设局,接连两次出庭的是该局局长、法定代表人梁秋平。  几年前,坛洛镇农民杨某的父亲在原郊区乡镇建设办,申办了建筑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准建证,证上写的都是儿子杨某的名字。房子建好后,杨父改变了主意,悄悄将证件拿到乡镇建设办,改成了自己的名字。双方发生矛盾后,杨父准备将儿子一家赶出家门,父子为此闹上法庭。民事官司进行到关键阶段,杨某才得知产权证被更名一事,由于原来的郊区乡镇建设办在城区调整后已经撤消,他将西乡塘区建设局告上了法庭,要求确认其父对证件的更名无效。  今年7月此案开庭时,梁秋平局长亲自出现在被告席上。她耐心向杨某解释,建设局不是发证机关,他起诉请求的内容,不属于建设局的职责范围,属于告错了对象。杨某听后表示理解,并当庭撤诉。  今年10月,西乡塘区法院同时接到3起状告西乡塘区建设局的行政案,原告都是南宁某房地产公司。韦庭长将三案合并审理,一共开了两次庭。第二次开庭时,梁局长出庭应诉,当得知之前还有一次开庭时,她当即责备属下工作人员没有通知到她。这3起官司最终也是以建设局胜诉告终。  从旁听席走向被告席  有利于行政长官在其位负其责知其情  良庆区法院行政庭长付中平介绍说,行政机关法制意识的提高,还可以从行政机关对待官司的态度上窥见一斑。  付中平说,在《行政诉讼法》颁布的最初几年,行政案特别难办,法院工作人员向被告机关送达法律文书时,经常遇到拒收的情况,有的责怪法院不商量就立案是给他们添乱,有的甚至还说:法律上虽然有规定,你们操作就不能灵活点吗?这里所说的灵活,其实就有埋怨之意。  行政首长出庭更是难得一见。西乡塘区法院一位老法官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中期,有一次某局被告上了法庭开庭当天,该局的局长去旁听了庭审,作为法定代表人,他竟然因为怕当被告,坐在了旁听席上。在采访中,一些法官也说,有时候原告方知道机关单位的负责人在场,向法庭提出要求其参加庭审,但都被拒绝了。  付中平说,如今情况有了很大的改观。比如说,法官去调查的时候,被告行政机关一般都能积极配合,并能在法定的期限内按要求提交证据。一次,他接到一个状告南宁市规划局的行政案,上门送达法律文书时,局长一边热情接待他们,一边叫来该局法制科的工作人员和法官沟通,言辞中透露出对法官的尊重和对法律的重视。  有人害怕出庭,而西乡塘区建设局局长梁秋平为何却坚持亲自出庭呢?12月7日下午,等到了刚刚开完会的梁局长。梁局长十分低调地表示,这都是她份内的事。  在的要求下,梁局长谈起了她的工作心得:在其位要谋其政,谋其政要负其责,负其责要知其情。她解释说,做为建设局长,她有对涉及本单位的行政案件做到知情。一般接到起诉状后,她都会对案情的来龙去脉进行深入了解,了解后觉得自己可以应付,便抽时间亲自出庭。一方面对原告来讲更有说服力,另一方面也可以给本单位职工做个榜样,引起大家对学法和守法的重视。  谈起出庭的经验,梁局长还认为,出庭使自身的业务水平也有很大提高,工作起来才会做到心中有数。  一把手应诉可推进依法行政  期间体现行政机关对法律认识的增强和对民的尊重  青秀区法院行政庭赵庭长对行政首长出庭应诉也有着深刻的感受。今年9月,青秀区法院受理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实施后南宁市首个公安行政处罚案,当事人侯某因打伤人受到行政处罚后,又与伤者达成了赔偿协议,于是起诉要求法院撤消公安机关对他作出的行政处罚。  开庭时,被告南宁市青秀公安分局局长王建不仅亲自出庭,还带领80多名警长以上的民警前来旁听。经过激烈的官民争辩,案件最终以公安机关的胜诉告终,为民警们上了一堂生动的法制课。赵庭长认为,作为被告的青秀公安分局局长能够亲自出庭应诉,体现了对原告的尊重和对案件本身的重视,也充分说明不仅是普通群众,行政机关的法制意识也逐步提高。这次行政一把手出庭,也产生了很积极的社会作用,自治区有关领导还专门作出批示,鼓励更多的一把手出庭应诉。  韦美云庭长介绍说:一把手出庭应诉,不仅对依法行政是一种推动,对矛盾的解决也很有帮助。行政官司上法庭只是第一步,问题的最终解决还得靠行政机关自身。但在很多案件中,行政机关一般只委托律师出庭,这种做法对于解决问题明显弊大于利。首先,对原告当事人来讲,打行政官司无非是想讨个说法,行政机关的官不出庭,民和官不能够当面把理说透,原告在心理上就会产生抵触情绪,为问题的解决增加阻力。其次,请律师出庭,在帮助法院审理案件时,对程序、庭上动用证据等方面确有帮助,但这样的结果是,行政长官关心的是官司输了还是胜了,其间的过程并不了解,并不能推动行政机关依法行政。  韦庭长总结说,尽管在不少行政案件中,原告的请求不尽合理,但每一个敢于上法庭和行政机关理论的原告在法律上都是平等的。而行政首长或者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能亲自出庭,处于弱势的原告会感觉受到了重视,问题解决起来就容易多了。在西乡塘区建设局的两起官司中,正是因为局长能够出庭,原告的疑问和不满及时得到了化解,事情才得以顺利解决。  民告官案件日益多元化  官员对司法的干预和护短现象减少,依法判案的环境日渐好转  从南宁市各城区法院了解到,近几年来,民告官的行政官司呈现出逐年增加的趋势,案件的类型日益多元化,被告单位类别、级别越来越高,由以往的地方小部门上升到市、区级单位甚至自治区人民政府。诉因也由最初的直接利益损失,演变到政府不作为或者服务态度不好等等。法官们认为,这些转变体现了法制的进步和群众法制意识的增强。  有着多年律师执业经验的蒋文灿律师称,现在的行政官司比以前好打多了。首先,法院的立案门槛降低了,只要起诉有据,法院一般都会立案受理。其次,《行政处罚法》《行政许可法》等多部法律法规的实施,给行政机关上了紧箍咒,群众打官司更加有法可依。再者,随着法制观念的深入,行政长官干预司法和护短的现象也在减少,司法机关依法判案的环境也日渐好起来。  南宁市江南区法院院长黄芳说,在过去,打行政官司的案子很少,因为过去各行政部门的红头文件就是他们的权力,而且不公开,老百姓无法取得这些红头文件,要想民告官也不知从何下手,官司打输了也不知道输在那里。《行政诉讼法》在1990年出台后,政府部门的法规也随之完善和公开,老百姓不服行政部门裁决的,就会对照法规进行诉讼。  黄芳认为,行政诉讼法出台,以及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案件日益多元化,这就是一大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