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库尔勒信息网 > 美食

魔翎异闻录 第十八章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4:20

魔翎异闻录 第十八章

伏琴追上魔翎,将中年男子的惊慌模样当作笑话讲给了魔翎听。魔翎听了微微一笑,告诉给了伏琴几条重要的消息。

“到我们离开钱庄之前,一共有八十余人参加了地下交易,这个数目跟我估测的结果差不太多。我前前后后将单子看了三遍,也没有找出来拿着金牌的人,本来还想看第四遍的,结果那个中年男子出来干涉,我只好作罢。在这八十来个名字当中,不少是我见过的,有一些是我听过但没见过的,还有少数几个名字,我从来没有听説过。这不是重diǎn,重diǎn是,在这些陌生的名字里,我没有找到晴鸢的名字。”

“为什么要找晴鸢的名字?”伏琴听得一头雾水。

“因为我觉得她应该会去,”魔翎砸了砸嘴,“调制千日醉需要的辅药很多,其中几种辅药在药材铺是买不到的,只有通过地下交易才能拿到手。晴鸢不走这条路子,要么是她有别的手段,要么是她压根就不调制千日醉。如果是后一种情况,那説明我们散布的两条消息中,有一条就白费了。”

“是説‘雇佣会调制千日醉的人’这条消息吗?”

“没错,这可是我最期待得到回应的一条消息,如果就此沉没的话,实在是太可惜了。”

“那有没有可能,晴鸢参加地下交易的时候用了假名?”

“确实有可能,但是考虑到‘晴鸢’这个名字本身就可能是假名,再用假名会不会显得多此一举了?”

“唔……”伏琴琢磨了一会,摇了摇头,“我想不到其他可能性了。”

“我也是。”魔翎叹了口气,“不过这算不得什么大事。除了这件事之外,我还在单子上发现了两个非常有趣的名字,这两个名字我也从未听説过。”

“哪两个名字?”“花云和苍然。”

“花云和苍然……花若然和苍云!”伏琴惊道,“难道是这两个人?”

“一开始我也没有注意到,好在这两个名字是写在一起的,看第二遍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

,而且我越看,越觉得这两个名字排得凑巧……”

“我看很可能就是他们俩,可是为什么他们会……地下交易是谁都能参加的吗?”

“当然不是,参加地下交易至少需要两个条件。第一,钱庄内存有大笔钱款,第二,需要熟人引荐。这里所説的熟人,基本都是长年混迹在青龙城的商贩。实在很难想像,那两个人会跟商贩有什么交情。”

“疑diǎn真是一个接着一个呀,”伏琴抓着脑袋説道,“我都快被你搅迷糊了。”

“嗨,这算什么疑diǎn,你要真是有心,就会发现身边每天都发生着各种各样难以理解、无法猜透的事情。你如果不去思索,就只能等岁月告诉你一个乏味的结果,而背后的秘密则全被掩埋不见。”

“你这句话好难懂。”

“不明白也没关系,只要你不觉得我整天都在胡思乱想就好。”

“不会啊,”伏琴眨巴眨巴眼睛,“我觉得你想的问题都很有趣。”

“……”魔翎怔怔地看了伏琴一会,只呆呆説了一句,“你真是个怪胎。”

数日之后,盛况空前的万药大会终于落下帷幕。在这期间,魔翎多次出入钱庄,寻找各种理由讨要单子查看,却再也没有见到过花云和苍然的名字,也没有见到那个身形轻盈的蒙面人。这件事让魔翎困惑不已,难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真的只是一场巧合而已吗?

疑惑归疑惑,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在万药大会结束的第二天,魔翎就如约找到了钱掌柜,在他的带领下,秘密地跟一位“从白虎郡来的生意人”见了面。

见面的地方在一家普通的酒楼。钱掌柜将魔翎送到房间门口后,自己转身就走。

“钱掌柜不跟我一同进去?”

“对方嘱咐説只想跟魔翎兄单独见面,我就不凑这个热闹啦。只要事成之后,魔翎兄别忘了当初的约定就行。”钱掌柜发油的脸上堆着好几层笑容,临走前还不忘冲魔翎做了一个“二”的手势。

魔翎苦笑着摇了摇头,xiǎo意推开房门,却发现屋内异常空旷,只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还有一扇屏风。

难道对方还没有来?魔翎嘀咕着进了屋,刚在椅子上坐下,就听得屏风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公子真是守时。”

魔翎吓得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四下探寻,才发现屏风后面坐着一个人,身影有些模糊,只能从声音判断出来是名女子。

“吓到公子了?”屏风后的声音带diǎn关切,又带diǎn戏谑。

“有一diǎn。”魔翎抚了抚胸口,重新坐下,“隔着屏风诸多不便,姑娘可否现身一见?”

“不好,这样就行。”

“……敢问姑娘芳名?”“这不太方便告诉公子。”“……那我该怎么称呼姑娘?”“随公子喜欢即可。”“那我就叫你白姑娘好了。”“为什么是白姑娘?”“因为我听説姑娘是从白虎郡远道而来的。”

屏风后的人听到这话,掩嘴笑道:“我并不姓白,但公子想这么称呼也无妨。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

“这个我也不方便告诉白姑娘。”“这是为何?”“因为我想听听姑娘打算怎么叫我。”

“公子真是有趣。”女子顿了一会,似乎没想到该怎么给魔翎取名,便説道,“不如这样好了,我们也别猜来猜去,就互相告诉对方名字。”

“正合我意,姑娘请吧。”“公子真是一步也不肯让过,也罢,我就先告诉公子好了,公子听了,切莫外传。”

“洗耳恭听。”“xiǎo女子姓魅,单名一个羽字。”

“哈?”魔翎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説你叫什么?”

“魅羽,”屏风后的人説得理所当然,还疑惑地问了一句,“公子为何如此惊讶?”

“……当然惊讶了,”魔翎心中通透,脸上不露分毫,“我听説魅羽早就离开青龙城,还不许再踏入青龙城一步。”

“原来公子也知道此事,那我就不瞒着公子了。不错,半年前,我被天子阁的三长老逼出了青龙城,并且发誓説再不回来。所以请公子不要将我回来这件事情传出去。”

魔翎听对方説得头头是道,又是惊讶又是好奇,这人假扮成魅羽,究竟有什么用意?

“公子?”屏风后的女子见魔翎没有回应,开口道,“公子可能为我保密?”

“啊——嗯,只要姑娘説的是真的,那我肯定不会説出去。”

“那就好,这回轮到公子自报家门了。”

“嗯……”魔翎心想,既然对方隐瞒身份,那自己干脆也胡诌一个名字好了,于是开口説道,“在下姓晴,单名一个鸢字。”

“……公子説的什么?”屏风后的女子似乎没听清,又问了一遍。

“晴鸢,这就是在下的名字。”

安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吉林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邵阳癫痫病医院
安阳治疗睾丸炎方法
吉林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