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库尔勒信息网 > 历史

苍生可逆 第83章-三年 下

发布时间:2019-11-16 06:38:10

苍生可逆 第83章:三年 下

“对了灿哥,冯封爷爷好久没有露面了,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一边吃着碗中的野菜汤饭,王桢一边向身边的冯灿问到。

自从冯封把王桢带到这里以后

,最开始的时间还是天天能见到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想要见到他一面也就会隔上越长的时间,可是这两个孩子却谁也不知道冯封去了哪里?去做什么?什么时候回来?

冯灿摇了摇头,有些意味深长的説道“哎,不会来也好。吃爷爷招来的食物可是很废牙的啊!”説完,似乎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涌上了心头,一时间冯灿的表情变的有些纠结了。

听到这样的回答,王桢无奈的笑了笑,于是往日的一幕幕也在他的脑海里涌现着。

每一次冯封归来都会带上一只荒兽的尸体,于是,它也就成为了两个孩子的食物。可是,冯封对两个孩子的要求是,在吃这荒兽肉的绝对要追求最大利益,所以必须要吃生的。这下可就难为了两个孩子啦,吃生肉对于他们来説可真的是一件不xiǎo的挑战啊。可思迫于冯封的**威之下,两个孩子也不得不一口口的吃下去。

他们第一次吃的那只荒兽是一只雷豹,修为在黄级中阶。这也就是冯封事先杀死了它,不然就这么一只黄级中阶的荒兽也不是这两个孩子能够应付的。那一只雷豹他们足足吃了一周之久,虽然生肉的味道并不可口,但是吃完之后的好处也是清晰可见的。两个孩子的*强度早就已经超越了他们修为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可以説达到这种效果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们长时间的体能锻炼,第二个原因就是他们生吃过许许多多的荒兽之肉。注意是生吃,因为如果把荒兽肉弄熟的话,里面所蕴含的能量也会随之流逝大半,只有生吃才能保证更好的吸收其中的能量,这刻都是先辈们总结的经验啊。

于是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就会接踵而来。随后的时间里,王桢二人吃了三十余种各式各样的荒兽,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甚至是在地底打洞的。

每一次都是对他们的一种挑战,但无论**吃与否,他们都知道这是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的,所以即便他们有许多怨言,在面对那些摆在自己面前的生肉之时,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消灭。

一边回忆着那些往事,他们的这顿午饭也已经接近了尾声。随着最后一口食物被吞进口中,王桢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站起身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靠,xiǎo子,又想趁机溜走啊?”见状,冯灿笑着説道。

对于冯灿的招呼王桢完全无视,赶忙向旁边跑了几步,随后幽幽的説道“靠,不跑?不跑当你的靶子啊!”説完,他又招呼了一下在不远处趴着的xiǎo白。

见王桢就这样的跑开了,冯灿无语的笑了笑。作为风属性魂师,冯灿自然是以速度见长,如果二人单比较速度的话那无疑就是天壤之别。所以在二人的切磋对打中,王桢始终处于靶子一样的存在,尽管已经经历了一年多时间的接触,王桢还是不能够捕捉到冯灿的身形。

王桢还曾统计过自己在与冯灿一个月的切磋中能够击中对方几次,结果统计结果令他有些无地自容。一个月三十天,每天他最少要和冯灿打上两场,多了四五场也是有的,每一次交手的平均时间在半个时辰,在如此长的时间里与交手的场次中,王桢只有二十三次是自己主动攻击到的冯灿,其中只有十一次给冯灿造成了一些伤害。

这也就是説,除了这些意外的时间里,王桢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也就是在那次统计完以后,王桢打心底里不想在与冯灿交手了,他宁愿一天之中被xiǎo白虐上三四次也不愿和冯灿交上一回手。

按照他自己的话説就是:我在和xiǎo白交手的时候,至少可以感觉到对手的存在,而在和冯灿的对决中,似乎没有对手,因为他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自己的对手究竟在哪。

本来还在太阳底下享受着午饭后那惬意时光的xiǎo白,在听到王桢的召唤后立马退去了那一副慵懒的样子。它知道,自己的娱乐节目又来了,对于虐待王桢,它可是相当的有心得,并且这也是它修行的方法之一。很快,xiǎo白就跑向了王桢那个方向,那是一片空旷之地,也就是在这里,王桢不知道有多少次被xiǎo白踩在脚底。

“来吧xiǎo白!”王桢站定之后朝着对面的xiǎo白勾了勾手指,眉毛向上一扬,完全是一副在作死的样子。

看着王桢的样子,早就已经习以为常的xiǎo白晃了晃他的那颗硕大的虎头。刚刚那还一副人畜无害的面容立马消失,同时一股强烈的荒兽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那是传承万年之久始终没有淡化的荒兽气息,它沉默于xiǎo白的体内,一经触发,立马就令xiǎo白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只见此时的xiǎo白虎目圆睁,额头上的那个‘王’字已然挤在了一起,鼻孔之中喘着粗重的气息,一口闪闪发亮虎齿也跃然于王桢的眼前。

看着眼前气息全然改变的xiǎo白,王桢并未有什么反应,对于这些早在三年前他就经历过了。于是还不等xiǎo白发动攻击,王桢就已经率先展开了攻势。

向前紧跑几步,随后王桢的整个身子腾空而起,右手攥拳径直的向xiǎo白的那颗虎头轰去。为了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力量,他的那腾在空中的身体宛如一张大弓一般。

面对前者如此迅猛的攻击方式,后者自然不会愣在那里挨打。当然,躲避也不是xiǎo白会有的表现。面对敌手猛烈的攻击,唯有以更加猛烈的攻击奉还之,这就是三年以来xiǎo白给王桢的众多印象之一,也是王桢从xiǎo白身上学到的第一种东西。

“吼!”xiǎo白的虎口大张,一声恐怖的虎啸之声自它的口中传出。

虽然早有准备,但是直面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叫,王桢还是不由得内心一颤。但饶是如此,他也没有时间去想些其他什么的,因为此时的xiǎo白已经挥出了它的虎掌,而虎掌的目标正是王桢的拳。

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还未落地的王桢又向着左后方飞了出去,同样王桢那凌厉的一拳也使xiǎo白的身子向后退了一些。

落地后的王桢可没有时间去考虑自己哪里受伤了,他先是一个鲤鱼打挺的翻身而起,随后看着xiǎo白的方向微微一笑,第二度攻势再次展开。

德阳治疗睾丸炎医院
临沂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深圳烤瓷牙哪家好一些
艾玛四维双胎多少钱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南院)预约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