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库尔勒信息网 > 体育

是谁对贾府落井下石的

发布时间:2019-11-10 21:33:46

是谁对贾府落井下石的

“树倒猢狲散”是《红楼梦》一书中不时闪现的句子,这句话也多次让批书人触词生情,感慨万千,堪称是点破《红楼梦》主旨的文眼。贾府这座百年侯门世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日,门前香车辚辚,宝马萧萧;门内贵宾熙熙,美女攘攘。一旦贾府到了呼喇喇大厦倾

“树倒猢狲散”是《红楼梦》一书中不时闪现的句子,这句话也多次让批书人触词生情,感慨万千,堪称是点破《红楼梦》主旨的文眼。贾府这座百年侯门世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日,门前香车辚辚,宝马萧萧;门内贵宾熙熙,美女攘攘。一旦贾府到了呼喇喇大厦倾,昏惨惨灯油尽之际,只能是门前人罗雀,门后蛛结。但是,高鹗却在续书中颠覆了曹雪芹为贾府定下的彻底崩溃的大结局,在贾府抄家之际,他替贾家请来了北静王,西平王二位贵人,扶厦于倾倒之时,添油于灯尽之刻。高鹗描绘出的这副沐皇恩延世泽的美丽图画,是末世诞生出的奇迹,还是高鹗虚构出的梦幻?高鹗在《锦衣卫查抄宁国府》这回书中,突出了北静王为荣国府免遭彻底毁败所做的善举,特别令贾家感动的是,北静王在皇帝面前竭力替贾家开脱罪责,让荣国府虎口逃生,北静王成了再造贾府中兴的大恩人。可是,高鹗笔下贾府兰桂齐芳的光明结局同曹雪芹原作中大厦倾,灯油尽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因此,北静王出手相救自然就要打上一个打问号。那么,北静王在原着里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物呢?读完前八十回的读者和红学家们,一边倒的认定北静王是《红楼梦》官场上一位少见的正面人物。现在,我们换个角度,来个逆向思维,设想北静王是个虚伪的反面人物,他在贾府落井之时扔下石头,给了贾家最后的致命一击,那么,就是神仙也难以挽救贾家彻底覆灭的命运了。这岂不更加契合原着的创作意图?这种推断是否合乎情理,我们能找到证据吗?北静王在前八十回只露过一次面。十五回,秦可卿出殡时,东西南北四王设路祭,作者只重点突出了北静王水溶。作者先是正面介绍他生得形容秀美,随后又通过宝玉眼中的观察,侧面描写他“面如美玉,目似明星,真好秀丽人物。”请注意:作者一再突出的是北静王昳丽的容貌,强调他是一位令人仰慕的俊男帅哥,至于北静王的人品,作者只有情性谦和四字一笔带过,要知道谦和即是君子的美德,也是小人便于伪装的画皮。至于书中写道:“宝玉素日就曾听父兄亲友等说闲话时,赞水溶是个贤王。”此话不但不能证明北静王的贤德,反而更加坐实了北静王是个面善心恶的伪君子。因为贾政是个昏聩的庸官,是他捧红了恩将仇报的贾雨村,做了一件引狼入室的大蠢事,围绕他身边的清客那一个不是看风使舵的马屁精?外出做官时,任用的尽是贪腐低俗的小人,真正如宝似玉的儿子贾宝玉,在他眼里却是应该“堵起嘴来着实打死”的逆子孽障。贾政察人的眼光只能用人妖颠倒四字形容最恰当。由此可知,贾政嘴里的贤王是个什么货色!草灰蛇线,伏延千里是《红楼梦》最迷人的写作技巧,北静王到底是何许人也,作者一定会在他真相未曾暴露之前埋下伏笔,只不过这伏笔不但埋得深,还埋得巧,不经过苦心搜寻很难找到。十六回,林黛玉从扬州老家奔父丧回到荣国府,宝玉兴冲冲的把北静王赏赐给他的鹡鸰香串送给了林妹妹,没想到,黛玉冷冷的回了一句:“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读者和红学家历来认为黛玉这句话表达了宝玉在她心中至高无上的地位,即使是俊俏的小王爷,在林妹妹眼里也不过是个臭男人。现在,我们换个角度思考一下,作者前回书中刚刚写出北静王的貌美谦和等好文字,为何转眼就被黛玉骂他为臭男人的口水所淹没?这是作者无心之误,还是作者有心为之?大观园里有二个温柔娴静的美女,曾经极其罕见的骂过二个男人,一个是黛玉痛骂北静王,一个是平儿臭骂贾雨村。四十八回,平儿在宝钗面前,指名道姓大骂贾雨村是:“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在贾府垮台之日,贾雨村恩将仇报,平儿的臭骂毫不为过。在贾府落井之时,北静王只有做出下石的缺德行径,这才配臭男人这个称号。“什么臭男人!”五个字,不正是作者的千里伏线吗?《红楼梦》描写人物有正副之说,即两个思想性格相近相似的人物,互相烘托映衬,例如黛玉和晴雯,宝钗和袭人。那么,北静王和贾雨村恰好是男人圈子里一对最般配的正副人物。贾府兴旺之时,贾雨村因攀上贾家这棵大树而得势,北静王因向贾府示好扩充了自己势力圈子而得意。贾府倒台,贾雨村恩将仇报,北静王落井下石,看透了北静王和贾雨村这对正副人物,也就看透了官场厚黑的实质,特别是作者对北静王这个笑面虎的刻画,让官场奸诈险恶的阵阵寒气穿透人们的骨髓。读者和红学家们总以为贾府倒台时,对贾家落井下石的是忠顺王,理由是两家有过节。现在让我们看看这点过节值不值得忠顺王对贾家痛下杀手。忠顺王喜欢的小旦琪官离开王府三五天后,因琪官近日同宝玉相与甚厚,王爷以为琪官在贾府里,特派长史官到贾府索要,宝玉先是抵赖不认识琪官,后在长史官的证据面前,只得说出了琪官的下落,事后长史官顺利地找到了琪官,此时也就风平浪静了。有人认为长史官的话有点咄咄逼人,这就是两家有怨的证明,其实,这只能说明长史官狗仗人势,并不能代表王爷的意思。贾政在长史官面前恭谦得像哈巴狗,当着长史官的面痛骂了宝玉一顿,给足了长史官的面子,因此,长史官回王府后,没有理由在王爷面前给贾府抹烂药。长史官走后,贾政下狠手把宝玉打了个半死,这何尝不是贾政向忠顺王谢罪的表示。这件事的动静闹得太大,忠顺王不可能不知道,他即使不内疚,也没有了产生报复的动力了。因此,贾府倒台之际,素日和贾家并无来往的忠顺王根本没有必要去趟这趟浑水。假如忠顺王落井下石,他不但背上挟嫌报复的恶名,还将沾上同小字辈争小旦的骚味。在官场里摸打滚爬多年的忠顺王岂能不知作壁上观这个简单的道理!反观北静王,在贾府垮台之际是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来的。历朝历代的官场里总是充满着帮派之争,朋党之斗。贾王薛史四大家族,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四大家族的覆灭无疑是官场的一场大地震,那些同四大家族有瓜葛牵连的大小官员,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快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靠贾家才得以发迹的贾雨村就是用反戈一击的实际行动来斩断同贾府的关系,借以洗净自己。不要过分责难贾雨村的恩将仇报,既然想挤进官场分一杯羹,那你就要按官场成王败寇的游戏规则出牌。当你成了败寇之时,你就得老老实实地承受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现实。北静王对落井的贾家扔石头,这是他表示自己同朝廷步调一致必须要做的证明,是他向皇帝献忠心的最大礼物。这本是官场尔虞我诈的必然结果,也是《红楼梦》完成贾府彻底崩溃大结局的必写之笔,对此,我们实在没有必有大惊小怪的。假如《红楼梦》的原作者想讴歌皇恩浩荡,贾府中兴,让北静王出手相救自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高鹗就是按照这个思路完成了他的续书。《红楼梦》之所以成为一座难以逾越的文学高峰,就是因为作者有着超越常人的睿智思想,深邃的目光,他对官场厚黑的实质看得最深最透。作者笔下的官场如戏场,官员如演员,他们围绕着权和利这个中心剧情,生末净旦丑,各扮一角。正如甄士隐在《好了歌》解注中所言:“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收获)

IT
感人故事
电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